你张叔最近出事了,他杀人潜逃了!当老爸在电话里这样和我说时,我当时就呆住了,我怎么也不会想到,平时一向老实和善的张叔竟会是一个杀人犯。当我在网上确定了这件事情是真的之后,我的心情开始由疑虑转变为担心。

我们家以前并不认识张叔,之所以和张叔产生交情,完全是因为我。小的时候我很顽皮,在四年级暑假的某一天,我嫌弃天热,于是跑去附近的河里游泳,可游着游着,我的脚底像是抽筋了一般,此时我离河岸还有很远的距离。我心里当时就慌了,我开始呼救,因为我知道如果没人救我,我可能就会溺死在这里。

就在我身体缓缓下沉的时候,我的意识里甚至出现了我的尸体被打捞起来,父母在岸边哀嚎的情景。突然,一双坚实有力的双手抱住了我。

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,我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。老爸老妈看我醒了,是又心疼又愤怒。我问,是谁救了我啊。老爸说,救你的人姓张,你以后得叫人家张叔。我说那他人呢?老爸说,他把你送到医院后就离开了,还是我通过护士才了解到的。真是一个做好事不留名的活雷锋啊。过两天,等你好了,咱全家得亲自上门道谢。我说,那是一定的,不过,我现在就希望看看自己救命恩人的样子。

几天后,我们经多方打听,才找到张叔的家。张叔的家居然是工地上的铁皮房,条件非常简陋。连爸妈都跟着感慨。当我们敲门后,张叔从房里出来。从张叔的面相来看,张叔是一个老实本分的人。随后爸妈把准备好的锦旗交到了我手上,我拿着锦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老爸喊道:救命恩人,请受犬子一拜。张叔被这阵势搞得很难为情,只一个劲的憨笑,说,这是我应该做的,快让孩子起来。张叔说,你们快起来,进屋倒茶给你们喝。

当我们进入张叔的小屋时,发现墙内挂满了锦旗。张叔做的好事可真多,还救过搁浅的海豚呢。我不由得感慨着。我爸妈也边看墙上的锦旗,边赞不绝口。

老爸说,张哥您还没吃饭吧,走今天我们小聚一下。张叔本不想去,但经不住软磨硬泡,我直接挽着张叔的胳膊,张叔这才同意一起去吃饭。

来到酒店,张叔说,就点几个家常菜吧。别让你们破费。可老爸却说,张哥,今天我请客,花钱的事我来。您别操心。

酒过三巡之后,张叔语重心长地对我说,小娃子,以后可再别玩水哦。爸爸接过话茬说,小子你听到没!我连连点头。这时老爸拿出一个红包,对张叔说,区区几万块钱,不成敬意,特感谢你对俺家小子的救命之恩。可张叔却连连摆手,说这我不能收。可是盛情难却,我直接把红包往张叔口袋里装。张叔这才勉强收下了。

在我塞红包给张叔的时候,他的烟盒不小心掉了出来。我连忙捡起,却发现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,我拿着烟盒问张叔,这上面的号码是什么呀。怎么看到有人民日报,光明日报这样的字眼。

张叔叹了一口气,说,一言难尽啊。你们今天到我家也看到了,我家的条件特别简陋。爸妈连说不简陋,不简陋。张叔接着说,三年前村子拆迁的时候,村长把我家的宅基地给占了。拆迁赔偿款我是一分没落着,本来我老父亲就有病,这下子被气得更严重了,没几天人就没了。说完,张叔泪如雨下,我们也跟着难受起来。

后来我找村长理论,想让他从集体中重新划块地给我,我好盖新房子住。可他却始终不允许,还说住不起房子的穷鬼就该滚蛋,少占村里便宜。你们说这是人话吗?

老爸气得拍桌子,说这也欺人太甚了吧,咱们去告他丫的。不信法律制不了他。张叔却无奈得讨厌头,这些年我该跑的地方也跑了,该问了地方也问了,可是那些部门就是在踢皮球,压根就没人愿意管我这档子事。

老妈说,张哥啊,最近媒体不是挺火的嘛。我看好多长时间部门扯皮不解决的问题,经媒体曝光就全都解决了。你也试试。

张叔说,别提了。这些年电视台和报社的电话我都记了好多,有时图方便,全写在烟盒子上了。可打过去,要么无人接听,要么石沉大海。有得说会派记者来调查,我盼了半个月,连个影都没见着。后来我开了微博会员,以为还能上个热搜啥的,却也都石沉大海。没人关心咱小老百姓的事。

因为这事,几个月前,前妻也和我离了婚,儿子也不愿跟我这个亲爸,他们都嫌弃我没本事。说完张叔竟情不自禁哭了起来,我们没想到张叔居然这么惨,都情不自禁地流下了泪水。老爸说,以后张哥的事就是我的事,有什么困难尽管提。

还是张叔率先回过神,他说,不好意思,让你们见笑了。你看菜都凉了,咱们赶紧吃吧。

酒足饭饱之后,我们送张叔回家。下车前,张叔用超快的手速将红包放回我身前,然后关上车门,待我反应过来时,人已经溜不见了。

老爸得知张叔最终把红包退回来了,对张叔更是敬佩了。于是他开始帮张叔一起维权,有几次我看见张叔和老爸鼻青脸肿得才回来。问他们怎么回事,都说是不小心摔的。其实,心里都清楚,是被地头蛇打的。

这样持续了一年多,老爸开始吃不消了,对张叔说自己不想和他一起去维权了。张叔笑笑,说,我早就想劝你别掺和这件事,不过你那么热情,我又怕伤你面子,就没和你说。你回家好好带娃子吧。

就这样,张叔一个人开启了漫漫的维权路。而我坚信,法律一定会给张叔一个公道的。

前几天,一个电话打破了我的幻想。老爸告诉我张叔杀了人,现在正在潜逃。我问他这么善良的人怎么会杀人。老爸说,还不是杀了那几个村霸。说是前几天刮大风,把张叔家铁皮刮没了。张叔看铁皮落到了村霸家,就去捡。结果却遭到了村霸一家无情的调戏与愚弄,你张叔直接急了,抄起菜刀就干上了。现在是两死三伤,被抓到,死刑逃不了,唉!

随着老爸的长吁短叹,我也陷入了悲伤。我可怜的张叔,法律没帮你带来正义,但是却可以制裁你。唉!

最后修改:2021 年 11 月 13 日 10 : 25 A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
END

    本文作者:
    文章标题:被毁灭的好人
    本文地址:https://cry33.com/archives/873.html
    除非另有说明,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相同方式共享 4.0 国际许可协议
    版权说明:若无注明,本文皆逍遥隐士原创,转载请保留文章出处。